欢迎进入复兴论坛

用户登录

注册

管理条例论坛说明

复制本贴地址 打印

局长倒台背后:还有没有其他问题?(2/20775)

无限之蔓延

用户组: 责编Rank: 4

积分: 8584

威望: 4617

金钱: 3308 金币

河北省日前对武安市教育局原局长冯云生离职前大量调动教师一事作出严肃处理,将冯云生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免去杨淑兵人事科长职务,并给予其党内警告处分;对涉嫌违规操作的29名教师分别给予退回原学校、调离教学岗位、辞退处理。

        曝光于今年9月份的“教育局长免职当夜调动上百农村教师进城”事件,终于在本年度之内有了一个确切的处理结果,这首先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情。当地官方对于这一事件的回应,也经历了一个由推诿到承认、由模糊到清晰的过程。面对媒体采访,当地教育局曾矢口否认存在“突击调动”的事情。此后,武安市组织的调查组宣布,这次调动违反了组织人事纪律和干部交接纪律,但收受钱物的问题“目前未发现”。最新的调查结论则表明,冯云生不仅存在“个人决定重大事项”的问题,而且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现金8.7万元。移交司法机关意味着,他在违纪之外已经涉嫌犯罪。

看来,挖掘真相和发现问题,需要时间的积淀和调查的升级。11月底,曾有媒体报道,“突击调动”事件主角冯云生被刑拘,而且此案由上级检察机关指定异地侦办。从未发现权钱交易到收受现金8.7万,不能不说与调查的升级有关。但是,如果仔细分辨的话,不难发现此次公布的调查结论并没有推翻武安市9月份结论的意思。首先,“此次教师调动未经教育局局务会集体研究,也未请示该市有关负责同志,自始至终由冯云生一手操作”,这一点两次公布的结论高度一致。再者,冯云生8次收受现金8.7万元发生于2004至2008年间,因此本次“突击调动”未发现权钱交易的结论亦无不妥。

然而,如此一来,“教育局长免职当夜调动上百农村教师进城”的古怪行为,就陷入了无法解释的逻辑怪圈。冯云生不可能不知道,在自己已经被免职的情况下,连夜办理突击调动的行为即便不被网民举报,也会在当地官场内部引发质疑。继任者会怎么看,顶头上司会怎么看,这些问题不能不考虑。冯云生甘冒大不韪去搞突击调动,其动机到底何在?难道真的像他自己向外界解释的那样,是为了不影响全市中小学开学?就算这位前局长在退居二线之际仍然不忘全市教育大局,那么让继任者来接着办理调动事宜哪里又能影响开学?如此怪诞的行为背后,居然没有发现权钱交易,只能说冯云生是昏了头要自我举报。

一个官员在离任之际,通过疯狂的行为艺术来提醒组织注意,以便达到坦白自己前5年任期中收受现金8.7万元的目的,这样一个推理未免过于荒唐。既然是调查结论,就应当能够回答社会各界对于“突击调动”事件的疑惑。外界对于这次调动不存在权钱交易的结论一直难以理解,最新的调查结论尽管发现了冯云生涉嫌受贿的问题,但是依旧没有解释既然他这次不曾收受钱物却为何要上演最后的疯狂。或许民众可以用自答来解自问:案件仍然在侦办的过程中,如果发现冯云生存在新的涉嫌犯罪或违纪的问题,有关方面一定会向社会作出及时的通报。
就在河北方面公布“突击调动”事件处理结果的前一天,《中国青年报》又一次爆出冯云生的其他违法违规问题。冯云生的侄女冯娇15岁就当上了公办教师,而另一名快40岁的亲属也突然从农民变成了公办教师。这些问题到底是否属实,“突击调动”背后还有没有其他问题,这都需要有关方面给出令人信服的回答。公共舆论对于任何个人都不会有预设的过节,但同时公共舆论对任何人践踏法律破坏公义的行为都不会噤声不语。原题:严肃追究要经得起严肃追问

朱永杰:“倒霉蛋式”腐败案例

2009年只剩两天了,《中国青年报》12月28日的“年终特别报道”对河北武安原教育局长冯云生“日签二百调令”进行了追踪报道,质问“突击调动之外,还有多少违规未被发现”,比如有网友发帖称冯云生的一名亲属年仅15岁便当上了公办教师,经记者核实,确有其人其事。除冯娇外,冯云生的一些其他亲属也被安排进了教师队伍,其中,有快40岁的农民突然变成了公办教师,而且学历一栏显示为“大学毕业”。此外,在其他人事调整中,也存在假学历或学历不达标就违规安排的现象。例如,武安市教育局规定,2006年毕业生分配时师范专科毕业只安排代课,中专一律不安排,但当年却有70余名中专毕业生成为教师。——原来,往城里调动的只是冯云生敛财的一部分,师范生分配才是他敛财的大头。

目前,冯云生已被批捕,但是相关报道和评论早已人去楼空,大家也就只是停留在“日前二百调令”背后权力疯狂裸奔的印象里,至于一个教育局长的其它问题,几乎都被无意识屏蔽掉了。在河北武安教育系统,一万多名教师和数十万名学生构成了当地庞大的教育生态,作为一名教育局长,即便不让权力裸奔,没有“日签二百调令”的最后疯狂,单单是那占比百分之几的教师调动和每年占比百分之几的教师录用,潜规则之下,就够他日进万金而不会有丝毫风吹躁动的迹象。事实也正是如此,冯云生在长达十多年的局长位子上呼风唤雨却一直风平浪静,这除了得益于他有“较高的领导艺术”之外,更多的是人们对潜规则之下的“教育局长”一般情况的敛财都默许默认了,没什么人大惊小怪了。

有句老话叫“春江水暖鸭先知”,套用在冯云生领导的教育局里,“冯局腐败谁先知?”答案不言自明,他的班子成员最先知,他的那些科员最先知,他的那些师生最先知。大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都睁只眼闭只眼难得糊涂,出于本能,可能也都恨得咬牙切齿,但几乎又都束手无策。想想也是,监督一个教育局长的那么多机构,什么纪检委、监察局、反贪局,都像瞎了眼睛的猫,多年以来无动于衷,总是被动地在舆情舆论之后再睁开眼睛来个事后诸葛亮,而且查处问题时,又大多就事论事,一个个腐败分子,更像洗去泥巴的萝卜,干干净净。比如,最近网络曝光内蒙古贫困县(旗)女检察长刘丽洁坐豪车,在被认定为“违反了中央关于廉洁从政的要求”,给予党内警告和行政警告处分后,本人引咎辞职。而对她在上海有豪宅、家中丢失过巨额财产等网络传言,则未见有关部门给予深查。而且,女检察长的违规与制度内的监督无关,纯粹是先有新闻后有“灭火”的“倒霉蛋式”查处腐败案例。本来拔出萝卜带出泥应该是个常态,可如今网友好不容易拔出一个萝卜,却又被洗得干干净净,这怎么不让更多的腐败分子心存侥幸有胆大妄为呢?

对于冯云生案,我更愿意相信调动敛财是小头,师范生分配才是大头的说法。这年头教师岗位越来越炙手可热,本来这是教育得到重视的好事,可是在一些地方教师录用却成为腐败的重灾区。动辄十万二十万谋得一个教师职位这已不是稀罕事。结果呢,导致相当比一部分教师素质极差,距离为人师表相去甚远。而这,怎么不让人忧心忡忡呢?

冯局长“完蛋”了,武安纪委作何感想

■曹旭刚
河北武安教育局局长冯云生免职当晚签发数百封调令,将数百名农村教师调入城市。经调查此次教师调动系冯云生一手操作。此外,其先后8次收受现金共计8.7万元。对此,河北省决定将冯云生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12月29日新华网)
看来,因疯狂调人而闻名天下的冯先生,这次是真的“完蛋”了。虽然法律尚未告诉人们其到底会得到什么样的惩处,但党籍被开除的现实,似乎已经基本宣告着又一个贪官倒在了舆论的追打之中。

贪官倒台了,人民群众当然很happy,尤其是如果这个贪官是被人民群众出马揪下来的。虽然,冯局长疯狂调人的“光辉”事迹是被媒体披露出来的,但谁都知道,冯局长能有今天,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网上那汹涌的板砖与口水。可以说,没有了公众的持续关注,没有了公众的不依不饶,冯大局长这会儿定然还会悠闲地坐在家里。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如果有人从此要将所有的反腐希望都寄托给舆论,那么,我劝您,还是省省吧。虽然冯局长落马的过程,就戏剧性而言,根本比不上南京江宁的周久耕局长,但是,冯大局长却享受过周久耕同志不曾享受过的待遇,即当地纪委出面正告天下,该同志基本没什么问题。———这至少说明,舆论是影响不了武安市纪委的。

当初武安纪委方面的调查报告甫一出炉,就立刻受到了舆论的强烈质疑。但质疑归质疑,却不曾看见武安纪委方面以更为深入的调查回复舆论。不管舆论如何风起云涌,武安纪委大有“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气魄。———现在好了,来自于更高层级的调查,直接将武安市纪委的调查报告给否了个干净利索,不知道武安纪委方面看到这样一个结果,作何感想?

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有个答案。因此,本人强烈建议,将冯大局长拉下马的有关方面,不妨再仔细去调查一下,看看武安纪委方面当初是如何得出冯同志基本没什么问题的结论的,看看武安纪委拿出这个结论的背后,是否存在着什么猫腻。

要知道,相比于个别人的贪赃枉法,一级机构的不尽职或失职,是要可怕很多的。毕竟,设置纪委这些机构的本意就在于有效地纠正个别人的不守规矩,但如果连促使别人守规矩的机构都开始不守规矩,那无疑是很可怕的事情。

真相,不能总被传言“倒逼”出来
我们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形式:网友曝一内幕,网上舆论反响强烈,相关信息越聚越多,越描越传神,但有关当事人则显得很无辜,有关部门不是轻描淡写,就是避重就轻,甚至赤裸上阵予以辟谣。于是网络舆论更加激愤,越闹越大。在这种情况下,上级部门责令调查,这一查,就查出了问题——上海的“钓鱼执法”是这样,安徽阜阳的“白宫”事件是这样,内蒙的女检察长“借车”事件是这样,河北武安市教育局原局长“突击调令”事件也是这样。

中国新闻网12月29日报道,河北省日前对武安市教育局原局长冯云生离职前大量调动教师一事作出严肃处理。河北武安教育局冯云生免职当晚签发数百封调令,将数百名农村教师调入城市。经调查此次教师调动系冯云生一手操作。此外,其先后8次收受现金共计8.7万元。冯云生已被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我们依然清楚记得,这则“免职当晚突击调百人”的新闻出来之后,这位已经离职的局长大人还坐着原来的“座骑”,不辞辛苦,到报道此事的《中国青年报》解释。而当地有关部门则以“查无实据”予以应对——似乎,舆论对这位爱民勤政的领导干部,产生了深深的误解。
在职能部门不予理会的情况下,公众只能以“网友曝”的方式,以“传言”的方式予以揭露和反抗。事实往往证明,仅以常识判断,网友们所曝的事情,多半大致不差。经过无数次这样的来回折腾之后,“网友曝”的“传言”,已经成为一种非常具有杀伤力、效果巨好的非正常举报方式。而屁股决定脑袋的有关职能部门,出于利益得失考量,每每在辟谣、否认、解释的几个回合中,落荒而逃,以至于颜面全无、权威不在,公信则在百般否认的事实面前极度透支乃至挥发。

现在,我们常见到两种谣言,一种是民间传播事实真相的“传言”,一种是在官方语言中大行其道的用以掩盖事实真相的“传言”。如果社会纠错机制正常的话,前一种传言最终将以事实得以还原的方式,有力地回击了后一种传言,传言成为反抗信息垄断和封锁的一种工具和武器。对此,我们不能不深思,没有传言就没有真相,传言成为倒逼真相的路径,这种病态的社会信息局面为什么会形成?

在我看来,这样的局面之所以会形成,则在于权威的信息机关,要么不作为,要么是乱为,但其出发点,都是出于既得利益考量,把握信息的核心部门生怕拔出萝卜带出泥,以至于不惜以一个谎言来掩盖另一个谎言,以至于尾大不掉,骑虎难下。

刘洪波先生曾经总结道:“每当传言被证明为确有其事,我会不由自主地感谢传言。每当传言被证明为不符合事实,我也基本不会对传言有什么痛恨。在一个不真实的信息环境里,传言便是一种使信息真实起来的自然反抗”。传言的反抗固然可以取得一定的效果,但在这种扭曲的环境里,原有的有效传播的机制被侵蚀,政府部门公信被消解,社会所付出的机会成本过于高昂,对这样的成本高昂的反抗,又有谁来买单呢?对此,我们除了无奈和叹息,又怎么能够高兴得起来呢?

一键分享: 微博

回复

复兴论坛网友

用户组: 总监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85687655

威望: 224540157

金钱: 144370283 金币

复兴论坛网友 发表于 2010-1-28 21:27

TOP

复兴论坛网友

用户组: 总监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385687655

威望: 224540157

金钱: 144370283 金币

冯云生=冯八亿

冯局长在当地被武安人称为冯八亿,强烈希望省检察机关介入调查,还百姓和社会一个说法。
复兴论坛网友 发表于 2010-2-1 11:35

TOP